慈济善行有理说不清 拚功德不惜破坏保护区

更新于2020-07-10 11:29:23
736
阅读
86
回复
慈济善行有理说不清 拚功德不惜破坏保护区

慈济就是因为打算在图中铁皮屋后方与右侧建筑物所在地盖大楼,才会引发争议。

过去20多年来,无论风灾、水灾、地震、空难等全球各地的灾难现场,总能看到由一介比丘尼释证严在花莲创立的佛教克难慈济功德会志工,以最快的速度出现积极的投入救灾,因此不需要言语说明,光靠着有效率的慈善行动力,就足以感动众多群众起身行善,逐渐发展成一个会员数达十几万人之多的国际慈善公益组织。

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慈善公益团体,近期却因为一个内湖保护区土地开发案的动作,成为近日热门话题,此案冲击内湖生态地质与排水功能,被当地居民称为「绿手指上的灰指甲」,并遭扁、马、郝、柯4位市长一致驳回。

究竟慈济坚持的善行为何始终有理说不清?据了解,事件争端源自位于一块广达4.5公顷、产权单一、靠山面湖又近捷运大湖公园站的内湖保护区土地。当地人指出,这里最早其实也是个大湖,直到大约1973年,因为政府要开闢成功路,才被业者用粗暴的推山填湖方式破坏,土地被分为南北两块。

辗转到了96年,这块争议地才被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买下,当时北基地已被前一手地主大有巴士进一步破坏,铺柏油、盖铁皮屋变成巴士修理厂,而南基地则是已废弃的福禄贝尔幼稚园。

之后靠着慈济志工们的投入,北基地才一步步成为如今整齐的资源回收中心模样;南基地仍然闲置,但也已整理乾净。慈济认为条件这幺好的土地,未能有效的利用太可惜,因此希望变更地目重新开发。

李日进指出,早在慈济买进该地的隔年,就规画兴建儿童医院,但遭驳回;2000年,又改以国际志工大楼名义提出申请,计画变更为社会福利特定专用区;2007年5月,北市府都市计画委员会召开会议审查后,决议另行召开第二次讨论会,但全案因居民抗争一直被搁置,直到近期慈济再次启动该计画,又引发关注。

对于重启开发,慈济发言人何日生表示,内湖园区因为空间大、交通动线完善,数十年来都是慈济在双北市、国际救灾时最重要的生产与物流中心,像是纳莉风灾时,慈济快速做好80万个热便当,送到灾区赈灾,靠的就是内湖园区的地利优势,这是慈济在双北市的其他土地资产无法取代的,因此若能变更开发,就能将善行再扩大,不仅环保志工有更安全的环境,同时让救灾体系更完善。

三大歧见需共识

慈济善行有理说不清 拚功德不惜破坏保护区

慈济在台北市拥有的土地多在关渡、内湖,包括此次引发争议的保护区。

只不过慈济想开发,跟居民至少仍有三大歧见须达成共识,才能让事件圆满落幕。首先,变更开发后,到底是盖大楼好,还是复原旧貌才对?慈济的规画是以建蔽率35%、容积率120%的条件开发,在南北两基地兴建楼地板面积约9500坪的多栋建筑,其余则留作生态公园对外开放;预计打造成兼具环保回收、志工发展、灾难调度与训练、社会福利等多功能园区。慈济慈善基金会营建处主任林敏朝说,现有铁皮屋等旧建筑的涵盖面积广达42%,开发后,建筑集中反而可以释出更多的空地。

但反对团体却不这样想,李日进指出,对于该土地的使用,早在97年时,大湖里曾办过公民投票,结果91%的居民赞成将该地回复成水保公园,并开放全民使用;慈济应落实居民投票结果,不该大肆开发进一步破坏环境;若无法复育环境,保护区也非全部禁建,慈济应在原规範下进行整修就好。

只是如此一来,慈济可使用的楼地板面积就可能再缩水。慈济则说明,这是用善款买的地,应用于济世救人,如依居民的建议,等同于捐地,恐怕不恰当。

其次是变更程序的瑕疵。环保团体指出,该保护区土地原属第三类水利地功能的溜地,按程序须先废溜才能申请变更使用,同时保护区土地本就可变更成社福专区使用,但规定超过一公顷就必须做环评。

如今慈济虽计画做景观滞洪池确保功能,却未提出废溜申请,还引用因国防、经济需求所需之条款申请变更,而始终未见慈济提出严谨的环评报告,且规画内容也大幅改变,照理应重办公展与申请,慈济捨此不为,居民难以接受。

何日生则说,慈济是基于扩大「慈善经济」才提出计画,符合经济需求规定。所谓的慈善经济是国际新观念,认为从事慈善活动也对GDP(国内生产毛额)有贡献;他举例说,一位富豪有20%生活开销花在喝美酒上,但投入慈善公益后,就变成花在救灾物资上,甚至超过原本的开销比率,还能间接创造物资需求、就业机会等经济效果。

最后是形象观感问题。一方面目前基地主要是资源回收中心;另一方面据何日生所言,慈济多年来从事资源回收成效卓越,如今全台有6000多个资源回收站,在众多环保志工的协助下,台湾1/3的宝特瓶是由慈济回收当原料,透过专业技术做成纱,之后再织成衣物、毛毯等作为慈善销售与赈灾之用,藉此可为慈济慈善基金会带来数亿元的年收入,长期支撑慈善事业稳定发展。

但在这种背景下,如今慈济却宁可选择与环保团体对抗,大兴土木,这让不久前还与慈济一同反对苏花高开发的老战友、绿党中执委潘翰声都不禁感叹说,「同是已遭破坏的环境,但对于进一步开发,为何同一个慈济碰上自己的开发案,作法却如此不同!」

身价媲美台湾最大地主

慈济善行有理说不清 拚功德不惜破坏保护区

慈济的关渡媒体园区,资产价值仅次于内湖保护地。

慈济内湖保护地开发案另一个插曲是,慈济被民间团体指控是「全台最大土地开发霸主」,但慈济开发保护地的理由之一,却是没有更适合土地可用!《财讯双週刊》循线调查却意外发现,慈济在双北市持有的土地规模高达五万坪,身价媲美台湾地王林堉璘、林荣三兄弟!

「难道慈济在大台北已没有其他土地可供使用,非要开发保护区土地才够用?」这是内湖保护地开发的众多争议当中,另一个让绿党中执委潘翰声、内湖保护区守护联盟李日进两人同感疑惑的关键问题,对此,慈济慈善基金会营建处主任林敏朝坦言,过去北市府审查委员也同样质疑过,他解释,「双北市的大面积土地都各有用途,不仅挪不出空间,也都不如内湖适合。」但这个土地捉襟见肘的理由,对比内湖保护区守护联盟抗议资料中斗大的「全台最大土地开发霸主」标题,让人更加疑惑。

因此《财讯双週刊》深入调查慈济在双北市的静思堂、静思书轩、联络处、共修处、大爱感恩科技概念馆、大爱媒体园区、慈济医院、以及部分得知的资源回收点后,结果意外发现,慈济相关财团法人在双北市的土地资产规模累计近5万坪,据房仲业者推估市值约400亿元,这种身价水準,已能和《财讯双週刊》367期「地王传奇」报导中,盖出台湾第一豪宅「帝宝」的宏泰集团董事长林堉璘,以及在台北拥地超过3万坪的联邦集团董事长林荣三的两位超级富豪并列。

建商老董:慈济资产上千亿如果计算全台据点,数字恐怕更惊人,更别说慈济置产触角早已伸至海外。同时颠覆大家想像的是,多数土地并非捐赠,依地籍誊本资料显示,多为买卖取得,不难看出慈济的土地资产与财力有多雄厚,难怪过去一位与佛、道教渊源极深的建设公司董事长敢断言,「不用怀疑,慈济资产绝对超过一千亿元!」

这些资产中,台北市虽有部分属持分土地,无法独立开发,但合计慈济仍有将近2.4万坪的土地规模,超过9成集中在内湖与关渡两园区,其余土地虽都未达千坪,但也多在大安、中山、信义等精华地段,推估总市值高达260亿元。

其中位于松隆路上的商办大楼一楼是静思书轩,除了有佛光山资产压在上头,看起来相当有趣之外,也是单价最值钱的一笔资产,推估每坪价值达8、900万元;而总价值最高的是占地广大的内湖保护地,假设如同慈济规画,只开发35%土地,变更为住宅使用,推估总市值约100亿元。

慈济的新北市资产规模也不遑多让,总土地面积超过2.5万坪,推估市值140亿元。其中最大的是拥有近1.25坪的三重园区,每坪价值近60万元,市值约70亿元,目前除作资源回收外,也被慈济安排作为内湖园区开发完成前的国内外志工教育训练与培训场地。其他在板桥、汐止、中和、芦洲等地也各有超过千坪的土地,以中和中山路三段及芦洲光明路两地的土地单价最高,每坪有70到80万元的水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