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查证过了,很清楚,郑成功是型男

更新于2020-07-10 18:32:05
866
阅读
96
回复

我查证过了,很清楚,郑成功是型男

那边有看官举手问了,我说郑成功是海上最强美男子,可有根据?那位女性朋友请将手放下,顺便把嘴边的口水擦乾。郑成功是有画像传世的,而且这画像据说不是后世画家凭空想像,真的是郑成功在台南聘请画家绘製,传到他堂兄弟手里,一路传下来传了两百多年。到日治时期,郑家把画送给日本人带回日本,后来又送回台湾,当时的台湾总督将这幅画视为国宝,辗转送到台湾总督府博物馆,今日由国立台湾博物馆保存。

从画像来看,郑成功面目清秀,留着短短鬍子,如果这样还不算美男子,诸君可以去看看朱元璋的画像再回头看郑成功的,你就会觉得郑成功根本就是金城武。说到金城武,过去曾有传闻说好莱坞想拍一部有关郑成功的片子,(神鬼奇航系列吗?)就是锁定金城武饰演郑成功。虽然金城武经纪人澄清绝无此事,不过想像一下,郑成功是中日混血,会说日语和闽南语,这些条件都和金城武一致,感觉上金城武的确留个小鬍子就可以 cosplay 郑成功了。

上一节我们谈过郑成功的把拔郑芝龙了。郑芝龙是横跨国际的武装海商集团(这是学名,俗称海盗),在日本也有据点,便取了樱花妹当老婆。这位樱花妹据说叫做田川松(正史上完全没有她的名字,「松」这个名字是当地流传的)。有一天郑芝龙这位飘撇的行船人又出海了,田川氏到海滩一边唱〈听海〉一边捡贝壳,蓦然啾的一声就开五指生下个胖宝宝,那块她靠着当待产床的石头,也成为日本长崎平户当地的名胜,叫做「儿诞石」。当地也有郑成功幼年故居遗址、郑成功庙,甚至当地举办一些活动还会有人扮演郑成功出来逛大街,真酷。

是时候交代郑芝龙的结局了。明朝灭亡后,本来披着官服继续干海盗的郑芝龙突然变成前朝官员,他便开始头痛了:到底要回家种田以示忠心大明朝,或是继续安安稳稳当官,也就是「退出政坛」与「做好做满」的抉择。基本上他能够混到成为海上霸者,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绝非蠢蛋一颗,必是洞烛机先的小孔明;所以当清兵打到福建时,他就马上投降了。

但是郑成功从小就被他老爹带到福建读书,忠孝仁义的性格已经充满他的胸怀,是打死不降清的;清朝一看,唉呀好小子你不听爸爸的话是吧,不由分说先把郑芝龙押到北京城好好伺候再说。不久后清兵攻破郑成功福建老家,玷汙了郑成功的母亲田川氏致死(也有人说田川氏因怕被玷汙而自杀,但郑成功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倾向相信前者),郑成功做了一件现代人听了会很矮油的事情(说不定古人听了也很矮油),他把母亲的尸身剖开,清洗内脏之后再下葬。嗯,这个情节安排猎奇到我不知道该做什幺反应,只好也说矮油矮油。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是人都不可能饶过满清,国仇家恨一起来,注定了郑成功要化身为地狱来的复仇鬼。

国军忙着种树割草不是国防机密,当初何斌带着的鹿耳门水道图才是。原本荷兰人对于鹿耳门水道已经废弃不用了,因为此道泥沙淤积,船只来一只卡一只,来两只卡一双,根本没法走。然而何斌注意到有些水道还能行船,若搭配上涨潮更加顺畅。

郑成功的船在台湾海峡扬帆而来的时候,还顺便发生了一则小故事:船上的主厨抱怨没菜下锅,郑成功下令士兵去捕鱼,捕了老半天除了捞到破皮鞋和酒瓶没有别的(漫画不都是这样画的吗),士兵跑去回报郑成功说这里没有鱼,郑成功虎躯一震,桌子一拍,断喝一声:「莫说无!」士兵知道这个老闆生气起来动不动就砍手砍脚杀你全家的,连滚带爬连忙又跑去捕鱼,可能是连鱼都被郑成功的霸气吓得不敢不被捞到,这下子真的有鱼落网了。

厨师一看这鱼,银光闪闪,线条优美,在大陆可没看过,便问捕鱼的士兵「What’s this?维─大─力?」阿兵哥说:「我嘛毋知,咱头仔讲『麻虱目』。」厨师又问:「Is it good to drink?」阿兵哥说:「你煮看觅就知嘛!」一煮之下,肉质鲜美,鱼汤清甜,从此之后这种叫做「麻虱目」的鱼儿声名远播,传到近代因为人的嘴巴懒了,简称为「虱目鱼」。

从闽南语的「莫说无」误会成有鱼叫做「麻虱目」,可以窥见台湾民间的丰富想像力。但因为现代人只知「虱目鱼」之简称,这段传说又流传成其他版本,说郑成功讲的是「煞无鱼!」(哪会没有鱼!)又有说是「这是什幺鱼?」士兵便误会他说「这是虱目鱼」,这是现代人又以讹传讹了,从早期文献可以知道古早台湾都是叫牠「麻虱目」或「目虱目」的,因此「莫说无」才是这个传说的最早起源。也因为有这段传说,虱目鱼又被称为「国姓鱼」。

喝过虱目鱼汤,郑家舰队晃着晃着趁着浓雾微曙抵达台湾,等到日头晒屁屁,晨雾散去之时,热兰遮城的守军才赫然发现港内已经战舰密布、旌旗蔽日,吓得屁滚尿流,高喊:Oh my Golly 喔!这国姓爷是瞬间移动过来的吗?

没错,荷兰人也叫郑成功「国姓爷」。先前提过由于郑成功被赐姓皇帝的「朱」姓,因此民间百姓尊称他「国姓爷」,荷兰人不明其意,想说反正就是个名字,所以也跟着叫「Koxinga」。汉人一直以来会将敌军戴上「匪」「寇」的帽子,荷兰人对敌军首领却还傻傻的尊称为「爷」,难怪最后你会打输。(这不算剧透吧?)

郑家战船突然出现在港内,不仅是荷兰人以为发生超自然现象,郑成功自己也装神弄鬼,跪拜在船头祷告上天说:「万能的天神,请赐给我神奇的力量~拜託老天爷使潮水上涨,让我的舰队直捣黄龙啊啊啊啊!!」因为涨潮时间早就算好了,他喊完后,果不其然海水果然涨潮了,这种跟走到自动门面前喊芝麻开门一样是很有事的行为,让郑军以为老闆忠肝义胆当真感动上苍,一个个士气大振,跟刚嗑了三斤金坷垃一样猛,连扫厕所的老兵都扬言我要打十个。

郑军舰队从荷兰人原本以为淤积的河道侵入,跟走迷宫一样在弯弯曲曲的鹿耳门水道拐进台江内海,在今日的台南永康洲仔尾登陆。荷军仓促应战,被杀得措手不及,普罗民遮城,也就是今日的赤崁楼,就被打下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