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爸爸的叮咛:要小心公主病啊!

更新于2020-06-23 10:35:30
153
阅读
11
回复

古代爸爸的叮咛:要小心公主病啊!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前一篇「江南腔为什幺这幺娘?」已经提到颜之推写给家族后辈的这部「家训」,替我们保留了许多六朝南北士庶的文化与风俗。然而除此之外,颜之推还谈到许多治族齐家的细节,更穿掺爆料了当时士族官员间的传闻轶事,有点魏晋南北朝《壹周刊》的味道。

其间我觉得最有趣的大概是颜之推叙述了江南与江北妇人的气质差异──他说「江东妇女,略无交游,其婚姻之家,或十数年间,未相识者……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讼曲直,造请逢迎」,相对于南方女生的柔弱甜软,有的北方妇女甚至敢于代子求官或为夫诉屈。你说这可不是八卦版最盛行的「战男女」议题嘛?在那个男尊女卑、父权至上的时代,北方女子能有此强悍气质,何止巾帼不让鬚眉,根本就是古典时期受到塑化剂影响的肉食女了。

诚如我前篇所说,二元对立下的阳刚和阴柔,草食与肉食,也不过是一种刻板想像。近来日本网路乡民更创造出了一个更进阶于「草食男」的新词彙「佛系男」,形容那些对追逐女性毫无兴趣,甚至自我阉割以至于毫无性慾,仅存的慾望与恋爱氛围投射于二次元的动漫之中,为此萌萌燃烧。乡民经常戏称或当真的「初音是我老婆」,不正徵验此道?

不过若认为女生强悍、牝鸡司晨终而导致男性软弱,缺乏积极进取挑战困境的野心,将当前如死水般的社会经济逆境,归咎于性别倒错或什幺环境荷尔蒙,这同样是刻板印象。至少古典时期早就有女力(Girl Power)的实例。除此以外,《颜氏家训》所描摹的江南女生,其奢华其假掰,还真的丝毫不输仇女乡民经常拿来引战的天龙国公主:

南间贫素,皆事外饰,车乘衣服,必贵整齐;家人妻子,不免饥寒。河北人事,多由内政,绮罗金翠,不可废阙,羸马悴奴,仅充而已。河北妇人,织纴组紃之事,黼黻锦绣罗绮之工,大优于江东也。(〈治家〉)

吉田修一在《恶人》中描写被杀害的女保险员木村佳乃,其形象放蕩,拜金虚荣,佳乃即便出入身背名牌包包,却穿着底部已近乎破烂的靴子。而江南人大概就是同样的习性──即便家人饥寒困窘,也要金玉雕饰于其外,打肿脸充胖子。除此之外,除了江南天龙国的女生,北方妇人擅长锦绣罗绮等纺织技艺,大胜无一技之能的江南公主病患者。

这幺看来,优尊处优又装饰外表的江南女生,似乎被《颜氏家训》打脸得有点严重。确实,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大时代,颜之推也讲过「女之为累,亦以深矣」,认为女子太多难免拖累全家族之繁盛。套周董的歌词来说──听爸爸的话,别让自己受伤,颜之推此语多少有规劝家族子弟应摒除淫慾,戒之在色的意味。即便他没能免去男尊女卑的偏见,但《颜氏家训》对世情人性,仍是深有体贴,如以下这段论前夫前妻遗子:

凡庸之性,后夫多宠前夫之孤,后妻必虐前妻之子;非唯妇人怀嫉妒之情, 丈夫有沈惑之僻,亦事势使之然也。前夫之孤,不敢与我子争家,提携鞠养,积习生爱,故宠之;前妻之子,每居己生之上,宦学婚嫁,莫不为防焉,故虐之。(〈后娶〉)

简单翻译就是后爸会宠爱前夫之子,后妈会虐待前妻之儿,这不单是因为女生吃醋爱嫉妒而已,男生同样也会。这是因为前夫之子自知庶出,不敢公然争家产;而前妻之子自视兄长,自认有正当的继承权。这不就是《夜市人生》、《世间情》等乡土剧经常搬出的剧码?在一千五百年前父亲写给儿子的家训中,能对人情世理做出这般细腻而通达物理的透析,已属难得了。

颜之推曾于南北两朝飘零,见证了南北风俗,经历了家国丧乱,他对于家族弟子言行举措,优劣良窳,恐怕有着更深层的忧患与感伤。这一篇篇絮絮叨叨的格言与训辞,原本也不是要给外人读的,所以可能流于巧乱细碎,但就像骆以军《远方》写过,一个专属于父亲的——如负伤雄兽却仍要孜孜守护着整个家族那样强悍与决绝的形象。这可能才是一个父亲最原初的姿态。

看看《颜氏家训》到底说了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