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更新于2020-06-24 10:31:14
523
阅读
20
回复

当我们在电影院里看着台湾电影、听台湾的故事,跟着演员捶心肝、跟着剧情绷紧神经、跟着情绪起伏感动落泪,这一幕幕精彩画面,背后是靠着一群幕后女英雄上山下海。她们不怕累、不怕晒、不怕髒,用Guts解决拍戏现场各种突发状况。因此今次ELLE特别企划,带领大家认识这群成就台湾电影梦的幕后女推手,站在萤光幕后,照样美丽闪闪发光!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姜秀琼 导演

曾凭《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一片入围第28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从此爱上电影,之后担任杨德昌助导及侯孝贤副导。以《乘着光影旅行》拿下金马奖最佳纪录片、《跳格子》拿下金马奖最佳短片,受日本东映电影之邀执导《宁静咖啡馆之歌》入选2015台北电影奖。

李烈 製片&现任台北电影节主席

知名演员,后来跨足电影幕后,晋身电影製作人。以精準的眼光和操盘功力,推出多部脍炙人口的电影作品,包括有:《囧男孩》、《艋舺》、《翻滚吧!阿信》、《总铺师》、《行动代号孙中山》、《军中乐园》,和2015新作:《青田街一号》

蔡珮玲 美术指导

广告美术设计出身。2008年始担任电影美术指导,以《如梦》、《星空》、《南方小羊牧场》分别入围第46、49、50届金马奖最佳美术设计,《南方小羊牧场》获得第15届台北电影节最佳整体技术奖,2014年以《迴光奏鸣曲》获第9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年度新锐美术师。2015新作:《念念》。

李念修 剪辑师

剧情长片及纪录长片剪辑师,以《奇蹟的夏天》开始崭露头角,2010年《街舞狂潮》入围金马奖最佳剪辑奖,代表作品:《被遗忘的时光》、《青春啦啦队》及《不老骑士》,首部担任编剧电影作品《逆光飞翔》同时担任剪辑,曾获台北电影节观众票选大奖,横扫海内外多项电影大奖。近作:《共犯》。

吴怡静 副导

世新电影系毕业。从场记做起,一路做到副导。曾经一度犹豫要不要继续拍片,但因为怀念跟伙伴共甘苦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觉,决定留下来。参与作品有:《赛德克巴莱》、《KANO》、《念念》。

郭敏容 台北电影节策展人

政大新闻系毕业,因为喜爱电影,决心投入电影工作。曾担任过电影行销、金马影展工作人员、动画影展媒体宣传。2011年进入台北电影节节目组,并于2014年正式接任策展人。

潘伦琳 造型师

实践服装设计毕业,为资深电影、电视、广告及艺人造型师,电影代表作品:?《当爱来的时候》入围第47届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鸡排英雄》、《阵头》,2015新作《大喜临门》。

李烈 製片&现任台北电影节主席

我只会忙一件事情,就是电影。

今年接任台北电影节主席,一开始我就跟影展同事明讲:「每个影展都有他的精神,而台北电影节已经做了这幺多年,做得很好,所以我不会干涉他们的想法和做法。」我的主要工作是定调方向,并从旁给予建议和协助,提供人脉与资源。电影节主席有点像是神主牌,只要站在那裏出席活动就好,甚幺都不管,因为所有大大小小事情都是影展总监和策展人在处理规划。

反过来,製片的工作就比较像是影展总监和策展人,甚幺都得管。从创作的参与,到整个剧组多少人多少钱、吃喝拉撒睡、活的死的、大的小的……甚至连垃圾分类各种琐事都得管。基本上,製片就是做苦工,一定要可以吃苦耐劳耐操,可以48小时以上不睡觉。但製片又是最不讨好、最不被看见的,他只要有一件事情没做好就会被全剧组的人骂到臭头。所以做製片,要非常有耐心,抗压力要非常高。沟通能力也要很强,又要细心。对,简直就是完人。所以在台湾,很少听到有人说目标是希望当製片。虽然每个组都很辛苦,但光环就是不会到製片组身上。

既然如此,为什幺我还愿意做?製片最大的挑战,是从一个案子还没成形开始,就不停地在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但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成就,当一部片完成,只有妳自己最清楚这部片,究竟一路走过多少关卡才会走到终于是成品的这一天。只有妳知道,妳参与了多少?妳帮他加了多少分?给了怎样的协助,才让他最后得以完成?这份成就感,让我们愿意去承受这些苦难的折磨。

台湾电影圈优秀的女製片非常多。可能对男生来说,他们希望挑选的职业是导演,比较容易被看见。也有可能是男生有前途的压力,女生比较没有。不过我们的电影产业很不健全,只要能找到工作人员就要偷笑了,怎幺可能还会有性别平等不平等的问题。在台湾能干得下这个工作,非得要有热情不可。因为收入各方面,并没有其他工作好。

然而电影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影像世界无与伦比的魅力。因此对我来讲,电影一定要在电影院看。唯有在那个空间里,妳才能完全进入影像世界的各种想像力、天马行空、让人完全逃避现实的两个小时。而一想到我们自己就是营造这个魅力的一分子的这件事情,让人觉得很兴奋!

现在台湾电影圈创作力最强的都是新导演,他们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故事想要说。我们也需要不同的创作新人出来,才能把这个市场撑起来。所以我很喜欢跟新导演合作,或许新导演的经验不足,但我觉得经验是可以慢慢累积的,反而是他们年轻的想法,能让彼此撞击出更有趣的火花。这样我也比较不容易老,因为都跟年轻人鬼混啊。(笑)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剪裁上衣、宽口裤、皮革繫带背心(ALLBYCELINE)。

吴怡静 副导

拍电影最有趣的是人

我刚入行的那段期间,正是台湾电影最落寞的时候。一年不到五部片,根本没有什幺工作机会,所以现在看到年轻朋友有片子可以拍,还蛮开心的。拍电影就是一个团体的工作,会有很长时间跟一群人相处。过程很辛苦,但是因为是大家一起苦、同心合力完成一件事,那种革命情感让人很珍惜也很享受。

如果说导演是将军,副导就是司令官,负责联繫导演与各组之间的窗口。必须了解导演要什幺,确认各组的进度都在掌握中,以及执行的程度快慢与否;而当导演专心创作的时候,副导就要思考如何完成导演想要的东西,然后跟各组一一沟通协调讨论需要做些什幺。副导也要和演员排戏,了解演员当下的状况,比如这个演员人多时容易紧张,那幺开拍时,现场就要避免人多,诸如此类的小细节。

拍片现场经常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像是天气变化、东西突然坏掉……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此时,副导就要发挥高EQ,要让大家的情绪安定下来,让大家知道现场还是能好好进行。对我来说,这才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当突发状况一多,自己又求好心切,心理压力其实更大,但我一定要先稳住自己才能稳定别人,再紧张也要演得很从容。

有些人很羡慕我能加入好莱坞剧组拍摄《沈默》。但是,喜欢一个人的电影,不一定要跟他工作。因为有时候,妳太清楚电影是怎幺拍出来的,反而少了浪漫的神秘感。太接近真实,反而不梦幻。拍电影和喜欢看电影,完全是两件事。

不过我还是乐在拍电影,因为拍电影会改变妳观看事情的角度。让我更去关心生活中的细节,像是看到路上有人吵架,也是很有人味的事情。荒谬的事情不是只发生在电影里,现实生活里也存在着非常多荒谬的事。会让妳更懂得观察人生百态,人生观也会不同。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几何针织上衣、牛仔裤、垂坠耳挂(ALLBYLOUISVUITTON);西装外套(SAINTLAURENT);雕花拼色牛津高跟鞋(GUCCI);珍珠手环(MONDAYEDITIONATOHH!FASHIONBOUTIQUE);钻饰三环戒、几何镂空戒指(BOTHBYARTE)。

郭敏容 台北电影节策展人

努力为电影找到知音

在台湾,影展策展人几乎什幺都要做。从节目统筹,要分成那些单元、有几个专题、想要邀请那些影人……到整体行销与视觉规划,全部都要Handle。尤其现在影展这幺多,如果只是在比影片好不好看是很危险的,影展的态度与定位都应该要鲜明。

策展人更要为每部影片,找到属于他的观众群。因此我的工作要跑很多国际影展,如鹿特丹影展和柏林影展。一趟大概会出去三週,每天至少要塞六部片子来看。常常从早上八九点出门看到晚上11点才回旅馆。必须透过不断累积看片的过程,培养直觉的敏锐度,敏锐判断这部片子到底好不好?要不要在这个时间点把片子抢下来?但也要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和开放度,发掘不一样的东西,看出每一部片子的价值,不能被个人品味或一般世俗标準所影响。此外,当妳发现想要的片子,要如何说服影人和导演,愿意将作品交给妳?愿意信任这个影展?具备良好的沟通力和外语能力,就格外重要。

密集看片其实很累,这不是享受而是工作。但如果能看到一部很好看很好看的电影,还是会感到很开心,因为妳是第一个看到的人,而且妳有机会把这部片介绍给别人,那个兴奋感是这份工作最大的成就感。尤其当片子在影展播放时受到观众喜爱,感觉就像发现知音,是让人非常高兴的。

创作者其实没有大家想得那幺高高在上,他的不安全感也很深。当一个导演来到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也会害怕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到大家的共鸣。所以影展期间,我能够见证这些电影人在异乡看到自己的作品得到回应,也是一个很动人的过程。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褶领衬衫、西裤、漆皮牛津鞋(ALLBYSAINTLAURENT);西装背心(AGNESB.)。

姜秀琼 导演

电影是诚实的朋友

我觉得电影是一个很诚实的朋友或情人,妳很诚心诚意对待它,它就会回馈给妳,帮助妳更深刻的走妳的人生。但是如果妳想要靠电影得到一些外在的东西,例如:成就,它可能就离妳越来越远。

我是北艺大戏剧系毕业,当年杨德昌导演的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到学校贴公告,需要很多临时演员,我抱着好玩的心态去看一看,得到一个角色跟电影结缘,后来入围最佳女配角。有了第一次电影的经验,从此爱上电影,后来被杨德昌邀请担任《独立时代》助理导演,同时担任剪接助理,之后又跟了侯孝贤《海上花》等,就一步步陷入了。

我对电影的乐趣,不只限定在当导演这个职位,曾因结婚生子想转做剪接,想像有了小孩应该很难再拍片,可是现在回头看自己也很讶异,一部接着一部拍电影的机缘,现在大家知道的作品都是我有了小孩之后创作。我先生是电影录音师,所以年轻时大家都怀疑怎幺可能吃得饱?有人曾问我:「电影对妳来说最神奇的感想?」我回答:「我们家是电影养活的,好神奇喔!怎幺可能!」

这次入围台北电影节《宁静咖啡店之歌》,是日本东映找我执导的电影,也是东映电影六十年来,我是第一个外国导演。日本人的专业很精準,可是我的感觉就是很洁癖(笑)!日本团队非常专业分工,他们有很强的荣誉感,不要製造别人的困扰,所以一切要事先计画好,免得拖大家进度。跟在台湾拍电影不同,导演可以在拍摄过程让所有工作人员都恨死妳,但最后作品好,大家都感谢妳,才了解当时妳这幺难搞的原因。但是在日本,导演在现场有灵感想要拍摄额外的镜头,製片都不同意,因为怕影响拍摄进度,第一次我还是顾全大局,下一次再拍日本电影,一定要拿台湾的方式来试试看,我就要反攻了!(笑)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黑色西裤、高跟鞋(BOTHBYSAINTLAURENT)。

蔡珮玲 美术指导

用空间说故事的魅力

身为美术最大的魅力就是能够在空间里说故事,如果可以把故事说得够仔细,导演不需多说甚幺,演员一来就很自然在那个世界里面。分享一次难忘的经验,拍摄《星空》爷爷的小木屋,全都是无中生有,美术组在阿里山的深山里,一块块木头走很远搬下山谷,真的做得很用心。等房子盖起来以后,我忽然有个灵感,觉得爷爷应该要画一幅小美小时候的画,结果导演一走进爷爷的家看到那张画就哭了,让我觉得很感动,那幅画不在剧本里,后来变成电影很重要的关键。

美术最有趣的地方是「时间轴」,因为电影的故事发生在某一段时间,但是美术要在空间里做的是这个时间点以前的故事,所以要知道角色的过去。举《迴光奏鸣曲》为例,女主角的公公过世了,但是家里仍有公公生活的痕迹,例如:助行器等,这是做美术的乐趣。

美术也很辛苦,木工师傅跟工人都是男人,他们会觉得:「女生干嘛来搭景?」一开始都没人要听我的话,我偷偷哭过很多次,后来只好愈来愈兇,现在一起工作十几年,大家变成很强革命情感的兄弟。而且有多少女生可以接受每天全身髒到不行?记得有一次我工作完开车去加油,加油站的员工看到我就问:「小姐,妳还好吗?要帮妳打电话吗?」我就是很狼狈而已,全身都是土啊!

想要从事美术设计的新人,必需培养对空间和色彩的敏锐度,我家里有上万片DVD,刚开始我会把好的电影每个场景定格cut照片,拼命研究别人怎幺做美术?空间跟角色的距离?如何细腻的说故事?另外,决心很重要,因为在妳变成一个「甚幺」之前,感觉就像过山洞,好长时间都在黑暗里,究竟到了出口会变成美术指导?摄影师?或导演?那段时间太长而且太琐碎,很多新人在这个阶段退缩了。我走美术二十年,几乎奉献所有的青春,因为觉得很好玩啊!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珠饰上衣(DOUCHANGLEE)。

潘伦琳 造型师

造型帮助演员快速进入角色

我是实践服装设计毕业,一开始接触广告、杂誌服装造型,都是比较短期性的作品,时间过去就没了,于是很想做电影造型,如果接到好案子,即使过了很久,还可以看得到自己的作品。记得第一部电影造型是锺汉良的《今生有约》,虽然很累,但是从此爱上这个工作,就一直接着拍下去;之后拍林依晨《飞跃情海》,她同时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及最佳新人奖,身为造型师就很有成就感。电影造型的魅力在于,必须要在90~120分钟的影片里,呈现角色的个性,因此造型需要非常贴近这个角色,造型做得好,可以帮助演员很快进入角色。

刚开始做造型,我都是自己一个人,从化妆、髮型、服装一手包办,演员就坐在那边一个个等妳化妆,那时候训练出我的动作非常快,后来觉得这样不行,要做出好作品不能靠我自己,一定要整个团队,现在一个Team,整组大约10人。

电影造型师都是女生,我们也很想要有男生啊!(泣)每次拍电影都有一整个卡车的服装,因为造型不只要帮主要演员造型,要照顾到每个人,例如:《阵头》有一堆素人小朋友,要帮分队造型,临演也不能乱穿自己的衣服,一定要重新準备,所以工作量很惊人!而且造型师要跑、要扛、要洗衣服,有时候换场演员没有时间走回服装这里换衣服,就必须要拉行李箱、推衣桿过去现场给演员换,机动性要很强!

做服装管理一定要很细心,因为牵涉到连戏以及衣服的保管,衣服今天上戏了一不见,不是重拍,就是要去生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出来,所以要非常有责任感!想从事电影造型的新人,一定要有耐心跟意志力,因为拍戏很辛苦,要能吃苦、要有热情,才能坚持下去!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彩绘图纹洋装(GUCCI)。

李念修 剪辑师

剪接需要很强的叙事能力

我大一就决定将要做当剪辑师!当时老师出了一个作业,把希区考克的《鸟》跟《惊魂记》剪在一起,我就用「形状相似法」的剪接技巧将《惊魂记》的经典镜头,女主角在浴室被杀之后血流到排水口的画面,熔接到《鸟》女主角惊恐的眼睛,画面都有圆形。后来看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是有想法的,觉得自己好像可以从事剪接。

当剪接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把一部很烂的片剪得很好。(笑)但是外面的人不会知道妳下了多少功夫,剪接其实不容易被看到。一般人以为剪接就照剧本跟分镜接起来就好,其实并非如此。

剪接分很多种,我是都剪剧情长片跟纪录长片,这两个工作其实差很多。我在剪剧情片的时候,通常会先看剧本,以《共犯》为例,它是推理,靠对话来结构整部电影,我会思考满满一张A4的对话,先釐清哪一句是这场戏的重点?编剧有时候把重要台词埋在中间,观众会无法catch到,这时就必须在剪接上做调整,将重要台词落到整场戏的前面或后面,调整节奏与结构,但这很困难,会有连戏的问题,要很努力想办法去克服!

剪纪录片更难,我最高纪录剪过拍摄母带300小时的纪录片,光看完带子就要花两个月。我剪纪录片时会先逐字听打、分场,早期没电脑还用手写,接着我会整理一个事件表,一齣纪录片通常会有100多个事件,再去思考哪些事情适合放片头?哪些适合放电影结尾?剪接跟编剧一样,需要有很强的叙事能力。

很多新人到了业界会发现理想跟现实差很多,热情会被消磨掉,我想跟新人说,也许一开始的工作不是妳的理想,像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民视剪八点档连续剧,但是我告诉自己这里一定有我可以学的东西,的确学到很多应用在后来的剪接工作上,所以正面思考最重要!

台湾电影梦幕后女英雄

灰色麻质西装外套(JAMEICHEN);镂空字母手环、银饰手环(BOTHBYMONDAYEDITIONATOHH!FASHIONBOUTIQUE);水晶指环、钻饰三环戒、几何镂空戒指、钻饰花饰戒指(ALLBYART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